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家风

大师吴昌硕的清白家风

标签:家风 | 来源:光明日报 ·《新天地》杂志 | 作者:孙展

中华几千年的文明能延续至今,各个家庭能稳定持续发展,都与家庭教育有着很大关系。涵养家风是中华民族由来已久的好传统,人们素以名门之后为骄傲,光前裕后,代代相传,大德之存焉。家风之传承,史不乏例,浙江安吉堪孚美誉。

故土难忘

在近现代中国书画史上,一代宗师吴昌硕的光芒最为耀眼。吴昌硕在诗、书、画、印等方面造诣极深。他的艺术道路与众不同,最重要的特点在于创新。他的作品有一种雄劲苍茫的生命力量,一扫明清画坛萎靡柔弱之风,是时代与个性创新结合的典范。即便最普通的花卉、山石,进入他的画面中,亦灵动、野趣,富含生命的感悟与哲性的启迪。

吴昌硕出生于浙江安吉的部吴村,那是一个具有文化底蕴和历史积淀的古村。吴昌硕对于安吉感情深厚,地域的人文渊源一直影响着吴昌硕的艺术生涯,直到晚年,他不少画作的落款都为“安吉吴昌硕”,他也用这种形式来表明他对出生地的敬重,对身份的认同和归属感。

吴昌硕从小就跟随父亲在田间干活,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这样的生活体验在他心中难以忘怀,他一直认为“我是一个乡下人”,认为自己是一耕夫,来自田间。正是由于吴昌硕在安吉的生活经历,才使他的艺术创作与生活贴近,他的从艺观念与大众相连,这片土地培养了他淳朴憨厚的性情和勤劳踏实的态度,也影响着他的艺术创作。

他所有的绘画题材,除了日常的花卉以外,还对乡村的蔬菜瓜果进行了细致的表达,例如白菜、南瓜、青菜、萝卜等。在《墨菜》中说道:“菜根常咬能救饥,家园寒菜满一畦。如今画菜思故里,馋涎三尺湿透纸。”就算他人到暮年,定居了上海,结束了贫穷拮据的日子,依然想念家乡的蔬菜,怀念乡村日子的安逸。

舐犊情深

吴昌硕早年的生活是饱经忧患的,17岁时因兵乱随父出逃,甚至有过几乎饿死的苦痛经历。这一段流离失所的生活使吴昌硕失去了不少骨肉至亲,这使他更懂得家人子女的可贵,所以吴昌硕成家后的家庭生活是温馨而和睦的。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这位以画风豪迈凌厉著称的艺术巨匠,在面对子女时,却表现出更多的深情和温厚。而吴昌硕先生的家族是中国绝少的五代传承艺术的奇特家族。

长子自幼聪明伶俐,昌老就教他读书习字,亲自批改其诗作。可惜长子却在16岁时夭折了,幸而次子三子也能克承家学。对于古文、金石、书画、篆刻都能继承乃父之风,有所发扬。在一则画跋中,吴昌硕写到:“除夕不寐,挑灯待晓,命儿子检残书,试以难字,征一年所学,煮百合充腹……雄鸡乱啼,残蜡将尽,亟呵冻写图,吟小诗纪事,诗成,晨光入牖,爆竹声砰然……”。教子、作画、吟诗,在吴昌硕看来,都是风雅而温情的事情,一个文化家庭的除夕之夜,也就在这样温情中缓缓度过了。

敦品励学

吴昌硕先生最宠爱的孙儿吴长邺,名志源,字长邺,1920年农历四月十九日诞生于上海山西北路吉庆里。据说,他出生的那天夜里,同住一宅的吴昌硕梦见了关公夜读《春秋》,于是亲自为新生儿取字“长邺”,并昵称“五儿”。吴昌硕有五个孙儿,唯有小五儿常年伴在身边,舐犊情深的吴昌硕常抱着小五儿边拍板边唱曲。吴长邺的绘画一如其祖父,笔力遒劲,神采飞扬,大气磅礴。几十年来,吴东迈、吴长邺父子遵照吴昌硕的画风,踏实地融入中国书画演进的轨迹。

吴家后人一直以弘扬昌硕先生文化艺术为己任,他与父亲吴东迈及家人多次将家藏珍品捐赠给西泠印社、上海博物馆、浙江博物馆、上海美术馆,以及各地吴昌硕纪念馆。“留住吴昌硕”是吴长邺晚年一直念叨在嘴边的一句话,“这五个字是熔铸在他血脉里的信仰,是他一生为之努力的指南。吴长邺和后人还在1990年创设了上海吴昌硕文化艺术研究协会,以及2010年迁至沪上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的上海吴昌硕纪念馆。

近年来吴昌硕三代书画展、吴昌硕四代书画展多次在海内外成功举办,“敦品励学,与时俱进”已成了吴氏家族进步之门风。

历史上,浙江安吉吴氏人才辈出,与吴氏家风、家规有重要关系。据悉,1894年,吴昌硕主持修撰的《吴氏宗谱》记载,吴氏族中子弟194人获秀才以上功名,46人被朝廷任命为县丞以上官员。

吴昌硕晚年虽客寓上海,但十分重视后代族人的教育。他曾给自己定下一条规矩:凡家族中有人生了孩子,他就托人带回一笔银两,设立教育基金,作为新生孩童以后上学之用。这个义举得到族人的积极响应,他去世后仍代代延续,成了吴氏家族的家规。

辛亥革命后,推行“废科举,兴学堂”新政。1912年春节,吴昌硕回乡过年,与家乡父老商定,借吴氏宗祠作为校舍,建立了孝丰县广安乡初等小学堂,成立了学堂董事会,他带头捐赠了数百大洋,村中士绅纷纷效仿,集资购置教学器材、聘请教师,招收学生。他还倡议将族田作为学堂的固定资产,以维持正常开支,这所学堂就是今天昌硕小学的前身。吴昌硕创办新学的义举,至今仍为乡民所乐道。


  • 分享:
  • 编辑:刘丽君 ????2019-11-06

评论

0/150
中国妇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