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新闻

2020《故宫贺岁》品味故宫里的浓浓年味

标签:新闻 | 来源:中新网 | 作者:记者 应妮

  中新网北京1月15日电 (记者 应妮)当乾隆皇帝在腊月初一用赐福苍生笔郑重写下第一个“福”字的时候,就预告着宫里要开始过年了……

  正在播出的文化年俗节目《故宫贺岁》,是2019年《贺岁迎祥——紫禁城里过大年展览》的延续和新形态的尝试,尝试将展览中静态的文物背后的故事、容易被人忽视的传统之美,借主持人和嘉宾的嘴说出来。

  正本清源认真对待传统文化

  你是否知道,宫里的春联是挂的不是贴的、故宫里的门神是有男有女的、吃乾清宫的团圆大宴要有抗饿抗冻的基本技能、乾隆发红包不给嘉庆、影视剧里的“铁三角”事实上并未如此亲密过……

  《故宫贺岁》从元旦上线,每周三更新,目前已播出两期,评论中说得最多的就是“干货满满”“故宫专家说啥都必须有根有据”。因为《故宫贺岁》是首个由故宫专家全程参与策划、撰稿,担任学术顾问及监制的节目,节目中出现的所有问题和信息,都经过了严密的查证,期以起到正本清源的示范作用。

  以往影视剧里表现的“铁三角”(乾隆、和珅、纪晓岚)总是秤不离砣,但论起历史上的官职,纪晓岚却与和珅相距甚远。其实,乾隆三十四年,年方20的和珅便继承了祖上三等轻车都尉的爵位,仅隔三年又被任命为三等侍卫,是名副其实“美英姿”的少年能臣,而且30岁就由户部左侍郎擢升为户部尚书,37岁时,和珅由协办大学士一跃擢升为文华殿大学士,正一品,可谓内阁首领。直到嘉庆四年(1799),和珅担任文华殿大学士一共13年。而纪昀是在其82岁,即嘉庆十年(1805)正月被任命为协办大学士,二月他就去世了。所以,纪昀担任协办大学士仅一个月。

  《故宫贺岁》也在节目中介绍了在乾隆五十七年的茶宴,28人参加,和珅的座次能排进前十,而纪晓岚却始终排在末尾的位置。

  家事即国事,历史的蛛丝马迹总是让人回味。《故宫贺岁》中提到了《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一个小故事,有一年过年吃饭的时候,乾隆发了银锭当红包,唯独没有给嘉庆,理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全天下都是你的了,你自然不需要红包了。

  作为当期嘉宾之一的故宫博物院副院长任万平马上说,这不是正史记载,写这段故事的人,是朝鲜人,是无法参加皇帝的家宴的,所以应非亲眼所见,只能是“据说“。

  祈福迎祥再现皇宫传统年俗

  15日更新的第三期主题是“祈福迎祥的讲究”,主持人窦文涛和嘉宾罗晋一窥皇宫里的传统过年习俗,这就不得不说到在节目中由故宫专家徐徐展开的《京师生春诗意图》轴。

  古书画研究专家、故宫博物院书画部副研究员伏冲介绍,从画作题跋可见,乾隆三十二年冬(1767年),皇帝御制了二十首生春诗,让宫廷画家徐扬用画作的形式,很好地将清乾隆时期宫廷和民间过年的情形给表现出来。

  事实上,整个过年的过程在皇宫里基本上是从腊月初一一直到二月初三。在这幅图中也有所表现,“何处生春早,春生书福中”,宫廷历史研究专家、故宫博物院器物部副研究员金路介绍,腊月初一,乾隆皇帝会用赐福苍生笔郑重写福字,挂在紫禁城中的各个宫殿上,就拉开了宫里过年的序幕。

  而宫里的春联和福字跟民间最大不同是,民间是粘上去的,年年帖年年撕,而宫里则是挂上去的,金路解释“相当于是裱糊在板子上,它的工艺和它的书写者都是很尊贵的,所以这个是每年要拿下来继续使用的。”嘉宾一行来到寿康宫亲见了乾隆手书的福字。

  在正月初一凌晨,皇帝会一个人来到养心殿,这就是“明窗开笔”仪式:身穿冠服的皇帝在养心殿东暖阁的明窗前端坐,亲自点燃玉烛长调,将屠苏酒倒入寓意江山世代的金瓯永固杯,随后手握笔端称“万年青管”、笔管刻“万年枝”的专用笔,在吉祥炉和香炉上熏炙片刻,然后开始写吉字,先用朱墨写“福”字,再用墨笔写吉语,以祈求新年物阜民丰、四海安宁。写好的吉字则放入专门的黄匣内封存,要求子子孙孙不许开看。

  皇帝的愿望都是海晏河清、国泰民安,但也要郑重地、有规定仪式地,一个人在大年夜写下来,且不让后世子孙开看。中国人对文字的崇拜,也在传统的大年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紫禁城里的年味让我们爱上这座城

  宫里的年,有文气。若问宫里的年最不同当下的特色,故宫书画部研究员王亦旻一语中的:不离笔墨不离茶!乾隆发明的三清茶,无论是味道还是品相,绝对是当时的网红茶,一杯难求。所谓三清即梅花、佛手、松子,雪水烹之。乾隆皇帝还为此特制三清茶盖碗。

  宫里的年,有瑞气。几乎所有的自然之物都被赋予吉祥的寓意,柿子是事事如意,可做清供可入画;佛手、松枝、梅花、水仙,应景的植物统统都来贺年,多少祥瑞都不嫌多。

  宫里的年,也有轶闻。打开尘封的历史画卷,一个个原本只作为字符存在的历史人物和那些生动却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在“紫禁城过大年”的话题讨论中渐渐鲜活起来。

  比如乾隆到底有没有挚爱的女人,有据可考的是乾隆十五年正月初二到初七的某一日,在热闹的春节气氛中,乾隆还是来到长春宫,那里保留了孝贤皇后在世时的原貌,乾隆写下《椒阁》一诗追忆逝世两年的孝贤皇后,他们曾共度了二十二年的帝后岁月,诗句的字里行间透露着一位帝王朴素的深情。

  又比如吃饺子的传统,许多饶有趣味的传统并不是空穴来风。如乾隆皇帝也会做出往饺子里包金豆(金疙瘩)这样的趣事。乾隆四十八年元旦,太监端上了四个饺子,其中两只饺子包上金豆,皇帝享用必然会吃到这份“吉祥”。这样的过年习俗也是一代代这样传下来的,或许最初是由民间到宫中。

  宫里的年,更有仪式。乾清宫的1308人的大宴530桌,人多到会坐在丹陛下面。在北京气温零下的大年里,吃顿饭还得有必备技能:抗饿、抗冻。吃的不是饭,是荣耀。对帝王而言,团圆宴,这是垂范天下的仪典,他要示范给天下人的是历代传承的礼仪风俗,传下去的是对于长寿、富贵、康宁、好德行、善终的追求。

  紫禁城里也会唱大戏,3层大戏楼畅音阁曾上演连台大戏,就像今天的连续剧,整个正月宫里人都在一场场追剧。

  2019年1月,在养心殿维修工程中,施工人员在镂空透风处偶然发现了两份包着金圈的戏单。研究人员查看后,确认应是乾隆二十四年造办处呈的大年三十戏曲节目单。

  在《故宫贺岁》的最后一集,著名京剧演员王佩瑜登上畅音阁戏楼,开嗓一刻,现场安静得只能听到拍摄人员的呼吸声。历史空间中的强大气场,让人凭生敬畏,也让观众更期待《故宫贺岁》的后续。(完)


  • 分享:
  • 编辑:肖婷 ????2020-01-15

评论

0/150
中国妇女网